金山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辐射从沧浪之水到活着之上

发布时间:2020-06-04 11:07:13 编辑:笔名

主讲人简介:阎真,著名作家,中南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湖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长篇小说《曾在天涯》、《沧浪之水》、《由于女人》和《活着之上》。其中《沧浪之水》已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7个版本共66版,获《当代》杂志年度奖、毛泽东文学奖、路遥文学奖。发表学术论文数十篇。

5月2 日,《活着之上》的作者、著名作家阎真教授做客 天一讲堂 ,对当今社会中知识分子的生存境遇和生存决定进行了深入地分析。 生存是绝对命令,良知也是绝对命令,但是这两个绝对碰撞在一起,你就必须回答,哪个绝对更加绝对。 在小说《活着之上》中,主人公聂致远对自己的生存境遇作出这样的回答。这部描写当代知识分子的真实境况的小说曾提出一个深入的问题:还是要先获得注灵碎片在当下,知识分子应当如何自处?是随波逐流,屈从于现实规则?还是保持知识分子的人格独立,坚守住底线和原则?

知识分子面临双重人格的困惑

中国的知识分子有一种普遍的人格分裂,或说双重人格。比如单位的职位有空缺,你想得到那个职位,是否是要去活动一下;子女考大学,考研究生,是否是要疏通关系铺平道路 这些问题对每一个人来说都很现实,具体解决起来,究竟是按规则操作还是按潜规则操作。一些大学老师,讲伦理学的课讲得很好,但在解决具体问题的时候,做的都是潜规则,这就是人格分裂。讲给别人听的理论,自己在生活中从没打算去实践,这就是双重人格。

知识分子形象的历史变迁

回望历史就不难发现,我国古代优秀的知识分子从不把功利主义当作自己的生存原则,他们对功利主义保持警惕和距离,并在这一点上成绩了自我形象。他们的价值观不是以个人的功利,个人的荣华富贵为出发点,而是以良知和为出发点。即便这类人格的坚挺,心灵的真诚,给这些文化名人文化英雄带来了命运的凄凉。他们带着永久的悲怆,也带着永久的自满,成为了中华民族心灵史上最有色采的那一道风景。

当代知识分子所处的环境有很大的改变,由于功利主义依托市场经济,已然成为一种具有道义上合法性的价值观,也成为一种具有普遍意义的价值观。在这一点上,功利主义对知识分子所构成的挑战极其严峻。知识分子在很大程将在所有家庭资格复核、确认签约后度上不是以和良知作为他自己的人生出发点和人身的信念,而是变得世俗化,就像普通老百姓一样,退守个人的生存空间。

知识分子身份上的规定性

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市场经济中间,自觉或不自觉地顺应并构成了这类经济结构所产生的价值系统和意识形态。市场经济这类结构有瓦解性的气力,它对知识分子提出了挑战,也就有了知识分子身份的规定性,就是知识分子比常人更多的关心与看似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作为一个知识分子应当有一种 先天下之忧而忧 的感。比如宁波历史上的文化名人范钦,他及他的子孙建造并维护天一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到文化保存的。虽然没有留下 先天下之忧而忧 的豪言壮语,但他们怀揣着知识分子的那份感和对文化延续的情怀,使这份珍贵的遗产保留至今,这是知识分子身份的规定性。

知识分子身份上的规定性就是要更加讲求人格操守,有些利益能够去图,但有些能图到利益又不能图。说得大一点,要专注于君子和小人之变。孔子对君子下了很多的定义,其中最着名的就是 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君子是讲道义的,小人是讲利益的,你跟小人去讲道义没有用,你要跟他讲利益才行。感和人格操守是知识分子精神上的两大根基,是他们的信仰,具有崇高性,有绝对意义。

在生活中找到物质与信心的平衡点

市场经济的大环境下,资本的力量在很大程度上统治了我们的生活和价值观。功利主义,利益最大化,这类观念向我们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胞渗透,并成为最大多数人的行动原则。资本的价值观造成普通人的价值观在某种程度上的扭曲,而人们对这类扭曲已习以为常,习惯用物质来衡量我们生活成败,幸福与否。

我们承认功利主义有它本身的合理性,愿望也有它本身的合理性,但这类合理性,不应该是一望无际的。欲望不能够任性,也不能够蛮横生长,总要有一种平衡的气力。如果没有这类平衡的力量,就会相互攀比,永远的欲壑难平,变得非常的浮躁以至于疯狂,在这种疯狂里面突破任何的底线乃至法律的底线。生活中应当这类平衡的气力,就是人对生活的一种信念,有了这类信心,人格、思想道德水平,还有良知的底线才不会降得那末低。这类精神的气力就是信心。物质与精神的寻求与满足同等重要,当这二者在生活中产生矛盾时,选择统筹精神与物资,平衡一下矛盾双方,不走极端,也能够成为一种稳定的价值选择。

狐臭用白醋洗管用吗
千年古方喜获“新生”:“太极藿香正气液传统制作工艺”列入非遗名录
国粹争辉,“太极藿香正气液传统制作工艺”列入非遗名录
严重灰指甲用亮甲外治能治好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