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鲁山县乡村医生集体被罚的背后

2018-08-11 01:03:19

□本报曹政陈飞□

一段时间以来,陆续有河南省鲁山县乡村医生向本报反映,该县卫生局近年来每年都对他们进行一次例行罚款,理由多是“超范围经营”、“使用非技术人员”;罚款数额动辄数千,让乡村医生不堪重负。更让乡村医生们不解的是:鲁山县的罚款几乎把全县的乡村医生“一打尽”,而且谁不交罚款谁就拿不到每年审核一次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罚款的两个理由

鲁山县卫生局医疗机构监督管理办公室,负责监管全县医疗机构,对乡村医生的罚款,由他们负责执行。

“我们罚款都是有法律依据的。”该办公室主任刘振清拿出《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二十七条,“医疗机构不得超范围经营”;第二十八条,“医疗机构不得使用非卫生技术人员从事医疗卫生技术工作”。他说,“超范围经营”,即《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上执业范围写明是中医的,不得经营西药;写明是西医的,不得经营中药,否则就是“超范围”;“使用非卫生技术人员”,即没有《护理资格证书》的乡村医生,如果进行静脉输液,就算该卫生室使用了“非卫生技术人员”。

刘振清说:“我们县大部分乡村医生都不具备注册中西医结合的资格。同时乡村医生们没有取得护理资格证书,给病人输液,如果出现输液不良反应怎么办?”因此刘振清认为,根据这两条,罚款没有问题。

但刘振清也承认,因为目前村卫生室实际上都是个体经营,很多乡村医生和个体诊所都难以达到上述要求。2007年鲁山县卫生局对全县584所村卫生室和467所个体诊所开出罚单,罚款覆盖面达80%。

不满的不仅是罚款

鲁山县位于河南省西南部平原山区交界处,全县558个行政村,人口84万。当地经济不算发达,去年财政收入刚刚突破亿元。但是这里的个体医疗却非常繁荣。在该县仓头乡,乡政府门前几百米的路上,就有将近10家个体诊所开门营业。但由于当地人口密集,乡村医生和个体诊所的收入依然不容小觑。当地有关部门曾经做过一次统计,一位乡村医生的月收入约在千元以上,来源主要就是药品销售和输液。卫生局的这两条罚款理由,直指乡村医生的主要收入来源。

对于卫生局关于罚款理由的解释,乡村医生们根本不接受。他们抗议说,乡村医生离不开中西医结合,国家不是鼓励乡村医生开展中西医结合的适宜技术吗?为什么反而被罚款?很多乡村医生也想通过考试注册中西医结合,但多年以来卫生局都不再允许这样注册。至于输液,一位乡村医生质问:“什么时候卫生局通知要乡村医生取得护士证书了?卫生局什么时候组织过我们去培训考试护士证?”

乡村医生们认为,罚款其实是卫生局敛财的一种手段。2006年之前,鲁山县的乡村医生从来没有被罚过款。因为他们每年在审核执业许可证时,交卫生局500元到2000元不等的“管理费”。据一位乡村医生说,管理费从1992年的每月30元开始不断增加,近几年他被告知要缴纳1925元,其中25元的换证费、1900元的管理费,但最终讨价还价都以1200元到1500元“成交”。乡村医生们总结说,管理费大致分3个档次:承担防疫任务的村卫生室,交500元;一般的个体诊所,交1000元;乡政府所在地个体诊所交1500元。

乡村医生们说,在2006年第一次被罚款之前,没有人说他们有“超范围经营”、“使用非卫生技术人员”等问题,那时绝大部分乡村医生的注册不是“中医”就是“西医”,但是卖中药还是卖西药,打针还是输液都没人说违反规定。

2006年,国家发改委和财政部明令取消对民办医疗机构收取管理费,在乡村医生们的要求下,县卫生局将当年已收的管理费退还。但就在收到退款后不久,乡村医生们便接到了罚款通知单。

“罚款”开始于“管理费”取消的2006年,对此刘振清认为“纯属巧合”。他解释说,2003年县城里的一家个体诊所非法接生导致产妇死亡。2005年下半年,鲁山县卫生局相关人员因此被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调查起诉,并追究。卫生局有关负责人表示,这次医疗事故让他们“大受震动”,认识到要对个体诊所进行“严加监管”,这才是开始罚款的“真正原因”。

无力的监管

尽管罚款争议不断,鲁山县卫生局却很坦然。

“警告不会有人在乎,吊销行医执照又太重,有的地方十里八村就一家诊所,吊销了他的执照农民看病就不方便了。”刘振清说,依据相关法律,卫生局作为行政管理部门,对于乡村医生的不规范行为可以采取3种措施:警告、罚款、吊销行医执照。但是碰到具体情况,他们觉得采取罚款为主的管理方式还是最有效的。

罚款是否有效,在乡村医生眼里是另一种解读:“交了钱就没事了。”一个乡村医生对罚款也很坦然,交钱就相当于买了一张免责金牌,他们就可以正常营业:照旧输液,照旧卖药地下防水工程

刘振清并不讳言,面对处罚后面貌却无改善的诊所目前尚无更多办法。按照规定,如果罚款之后检查重犯的,理应受到更重的处罚,甚至吊销行医执照自动生产线
。但是在实际中,“发现重犯的,反而不好处理。”刘振清说,一方面,鲁山县是个小地方,大家乡里乡亲的,罚重了不好办,另一方面,违规的诊所太多了,如果都按规定来办的话,“全县的诊所就要被关得差不多,农民可能就没地方看病了”。

鲁山县卫生局的一位官员私下说,乡村医生现在这么干,难保不会出事。现在卫生局把不合格的都罚一遍,万一出了事,罚款好歹也算是卫生局实施监管的一种作为,追究或许会轻一点。

编后

鲁山县的乡村医生和卫生监管部门因为罚款产生矛盾,双方看似都有自己的道理,但他们恰恰都忽略了根本的一点,那就是无论是行医者还是监管部门,都应把保证群众的就医安全放在第一位。

鲁山县卫生监管部门对乡村医生违规行为实行罚款,理由是如果管严了吊销他们的行医执照,会造成农民看病难。从总量配置上看,鲁山县的农村医疗机构的确不多,但是在该县仓头乡乡政府门前几百米的路上,就有将近10家个体诊所开门营业,这里反倒是多了。这个现象至少说明,当地卫生行政部门在合理规划设置区域内医疗机构上存在问题。再者,严格管理与缓解农民看病难不应是一对矛盾,鲁山县卫生监管部门发现问题一罚了之的做法,显然与科学管理、与严格依法办事等职责要求还有很大一段距离触感膜

另外,作为医生,不管是在城里大医院还是在农村个体诊所,都应该遵守国家的法律法规,如果违法违规的乡村医生一味地强调在农村工作,强调卫生局没有进行培训,或者抱着“法不责众”的侥幸心理知法犯法

,也是对患者的不负,理应受罚。只是这个罚,恐怕就不仅仅是罚款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