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山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晚婚一族生活状态缩影我剩故我在

发布时间:2019-06-09 10:19:44 编辑:笔名
女性盆腔炎的治疗
白带多怎么办好
女性盆腔炎主要症状

1坦然的大龄女我“剩”故我在

罗菡菡刚刚过完27岁生日,同时,她近从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研究生毕了业。这已经是她读的第二个研究生了。“好男人没找上我,是他们的损失。”面对自己单身的现状,罗菡菡这样调侃。

说起来,罗菡菡并不是“没人要”。她在南京的一所大学读本科时,就是“四大系花”之一,身边的追求者一直没少过。大二时,她和系里公认的“才子学长”谈了一年多,后来因为学长去广东工作,终分了手。大学毕业出国后,罗菡菡和一个美国小伙谈了大半年,又因为性格差异分了手。在此以后,她就再没踏足过“情场”。她决定“化悲愤为动力”,把心思都投进学业中。说到做到,罗菡菡先以优异的成绩拿到了法学硕士,又不畏艰辛地从头念起,考取了金融学的研究生。

学业万分紧张,加上一个人在国外打拼,不得不抽出时间应对生活琐事,罗菡菡就这么忙得“剩下”了。国内的父母着急得要命,甚至连房子都给女儿准备好了,每每提起来总是说,“只要女儿满意,对方什么条件我们都接受”。此外,每次女儿圣诞节回家,他们都安排了相亲,但罗菡菡只去过两次,此后便通通拒绝,理由诸如“没感觉”“人有点傻”……

“不为结婚而结婚”,是罗菡菡的格言,她希望等到“对的人”。加上近在南京一家律师事务所找到了满意的工作,她更加不担心,“经济独立了,怕什么,我‘剩’故我在!”

罗菡菡不是“一个人在奋斗”,她周围的同龄人并不着急成婚的姿态,给了她很大安慰。这些1985年前后出生的年轻人,普遍对自己有着很高要求,对伴侣也有很高期望,这也就给了“媒人”很大的压力。罗大妈刚刚从南京一家事业单位退休,这位一向热心的阿姨,从5年前开始便再也不做媒了。“如今小年轻眼界高了,拒绝人的理由也稀奇古怪,我参乎进去,到头来很可能弄得我两面不是人。”她说。

2高材生忙学业被晚婚

小夏是80后的“头头”,如今已经33周岁,然而本月,他才完成他的人生大事——结婚。对于这么晚结婚,他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妥,“这个年纪结婚很正常啊。”

小夏,南大计算机系研究生毕业,因为沉迷电脑游戏,再加上工科男本身“情商”就不太高,他从未考虑过找女朋友一事。毕业后,从事IT行业的他又一心埋在工作里,对女人“也从不多看第二眼”。

直到30岁,家里人着急了,他才慢慢开始物色。因为喜欢打游戏,他心里打定注意,一定要找一个长得像动漫人物一样的女孩儿。而抱着这样的“眼光”,他很难寻觅到理想的姑娘。

“现在这个年代和以前真不一样了,以前是先成家后立业,现在要成家,得先立业。”小夏说,他研究生毕业时就已经25岁了,而30岁之后,他的事业才有点起色,“现在正是事业上升期,我也一直认为,只有各方面都稳定了,才适宜结婚生子。”小夏的妻子西西也抱有同样的想法,要不是家人催促,29岁的她甚至希望再奋斗两年。

像小夏和西西一样,很多晚婚一族并不是没有男、女朋友,而是不急于迈入婚姻的门槛,他们中,有奔事业的,有奔学历的,当然也有人觉得应该多看一看,不要过早吊死在一棵树上。

“现在社会多开放啊,又不是谈了一个就必须要结婚,就像”非诚勿扰“上,几乎每个男嘉宾都说谈过三个女朋友。”白领小倩说,不谈三个对象,怎么能知道什么样的男人更适合自己呢,而处对象又需要时间,所以自然就拖成晚婚了。

“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受教育程度的提高,年轻人上完大学,再工作两年,也就二十大几了;如果再为买婚房、婚礼筹备折腾几年,那么,也就三十岁了。”南京市民政局有关负责人也认为,年轻人工作压力大、生活节奏快,导致了晚婚人群的比例增加。

3城市新居民经济决定被晚婚

2007年,相恋十年,从18岁到28岁,石芸终于嫁给了陈宸,在南京安了家。结婚那天,陈宸当着石芸一家老小的面,许诺,“30岁了,终于能给芸芸好生活了。”

陈宸和石芸是大学同学,在南京,两人都学医,相互扶持着走到现在不容易。“父母都帮不了我们,他家还有个小妹妹要养。”石芸说,次去陈宸家,她都给吓到了,“湘西山区,一家老小供他出来读书,特别不容易。”学医5年,刚毕业那会,两人都想继续读研,可家庭条件决定了只能供一个。

毕业后,陈宸去了甘肃做医生,支持石芸继续在南京读研。“那时候,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也不敢多向家里要钱。”研究生毕业之后,石芸找到了一个在疗养院的工作,为了省钱,就住在单位的宿舍里。“我们早商量好了,等我毕业工作了,就供他读研。”事实也是如此,石芸工作后,陈宸如愿考回南京,但为了更好的发展,本来学习中医的他,改学西医……

经过十多年的奋斗,陈宸成了知名医院的医生,正考虑着在职读博;石芸继续在疗养院工作,两人的收入能保证一个家庭在城市落脚。“我们买了房、买了车,儿子也快上幼儿园了,又要开始新一轮奋斗了。”石芸笑笑说,如果在老家,她和陈宸算是“超级晚婚族”。“今年过年我们开车回他老家,才发觉以前的发小,不少人孩子都快上初中了。”

对于自己到了30岁才真正地成家立业,陈宸很坦然,他觉得,作为一个新城市居民,能够通过双手奋斗在城市安家,已经算是不错了。“如果我当初也回老家,自然很多事情不用操心,早早结婚生子是必然的。可是在相对陌生的城市,一切得从头开始,得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之后,我才敢结婚。对于我来说,晚婚是很自然的事。”陈宸说,相比较一些北漂的同学们,他结婚还算早的,“很多在北京混的同学,现在压根不敢提‘结婚’,更别说‘生子’了。”

鞋企樂登戶外品牌店突破2000家_鞋業資訊_品牌動態
橡膠價格處歷史高位 青島橡膠企業變法圖存_鞋業資訊_行業新聞
印度39家制革廠因污染環境招致停工歇業_鞋業資訊_鞋材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