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山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辐射从办公室到气象公园

发布时间:2020-06-04 11:27:52 编辑:笔名

从办公室到气象公园

单位从县委大楼搬迁到国营林场办公已有五年之久,大家也从最初的不适应到渐入佳境。听说,现在这里已卖给了某开发商。单位可能又要另谋佳处,还真有些依依不舍。

当初,听说要远离县委权力中心,搬到那鸟爱好包括看书和学习。对不拉屎的地方去,而且还要与不进油盐的XX人闹腾到一起,大家都如丧考妣。与县委之间工作联系不方便也还罢了,关键是单位和个人都有被边缘化的嫌疑。但既然这是高层的决定,徒叹奈何!

国营林场原是一栋废弃的4层大楼,在我们搬进来之前,县国资部门已将大楼整修一新。单从外面看没什么变化,室内却也不乏高配,俨然是旧瓶装新酒。因为这里办公室绰乎有余,原本在县委大楼挤在一处办公的同志居然可以独享单间,倒也多少弥补了被旁置的失落。

而对像我这类退居二线的中老年人来讲,搬到这等偏僻之所,却有着意外的收获:阔别政治中心,辞却一身重负,有一种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轻松惬意。更兼家就在办公室隔壁壁,用不着早出晚归,这办公条件岂不是专为我量身定做!

当然,让我最为满意的还是这办公楼隔壁就有一个气象公园。说是公园,其实就是气象部门专门用围墙隔离起来的一个办公场所,里面安埋、柱立了各式气象仪器。地面铺陈着一条条的青石板步道,步道之间又栽种着许多名贵的花草和各式珍稀树种。一年四季树荫葱茏花开不绝,为这偏僻之所平添了几分秀色。

每在工作之余或茶余饭后,我都要到气象公园去散散步,一边欣赏风景,一边排解日益烦闷的心情。

春季,这里有一树万朵茶花,它有一层楼那末高,那火红的1树繁花,让人数不胜数。即便在墙外,都能模糊窥见,端的是满园春色关不住,数朵红花探头开。更有雪白的玉兰花掩映其间,与那火红的茶花争奇斗艳,竞相绽放。置身花间,你会遗憾忘了携带一壶美酒。

夏季,郁郁葱葱的树叶早代替了那不可久留的花朵,带给你的是一阵阵的荫凉与饱满,走进那林荫步道,让你庸俗顿消。巴不得遁迹竹林,临流抱膝,去捡拾那久远的魏晋风风骨。

秋季1到,桂花的香气早就迫不及待的渗进了办公室,让你情不自禁的要走出那樊篱,去近距离的感受那花香的破鼻。都说人闲桂花落,就是再忙,也必须遇上这花期。否则,步道那的那1地落黄,谁又能忍心去践踏!

冬季,这里似乎没什么可赏,唯有那墙角的数枝梅花凌寒怒放,让人不曾想到这就是城里的冬天。还有那不合时宜的1地落叶,让人想像着它什么时候又会飞上枝头。

每天工作之余,我都会从办公室度进这公园,欣赏着这四季不绝的风景。不管是春季的妩媚,还是夏天的妖娆,抑或是秋季的清朗,还是冬季的萧索,都能给我以怡情别绪,让我能洗净一身庸俗,别开另外1生面。

然而,没有任何风景是永久的。听说,这一方风景已另有买前言:今年7月最“火”的苹果既不是iPhone5S也不是廉价iPhone。重庆一名年轻小伙睡觉时将iPhone放在床头家。这不,我又听到了那挖掘机如马嚼绸缎般的声音。我不忍心去看那一方方风景在我眼前无声无息地消失,只希望它能长久留在心中。

此去经年,不管搬迁何处,还有如许的风景在等着我么?

千年古方喜获“新生”:“太极藿香正气液传统制作工艺”列入非遗名录
银屑病诊断困难吗
止汗去臭有什么好办法
狐臭用白醋洗管用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