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于小菜的哀伤

2018-09-15 10:06:36

阳春三月的江南水乡柳绿风轻。鱼丰村的于小菜从自家黄灿灿的油菜地里急匆匆往家赶。微黑的鹅蛋脸上潮红急涌,好像有什么喜事临门似的。

迎面碰上了李家二审:“小菜,小花才回来三天,今天就要出嫁了?真够快的。”

“嘿嘿......”于小菜憨笑了几声,暗自得意。村里的六审这辈子总算是撮合了一对好姻缘——帮离散多年的妹妹物色的这个后生一表人才、斯文有礼。最令人满意的是离家只隔一条河,以后可以跟妹妹朝来暮往了。

“小菜,这一大清早的,你家门口就来了几辆车,那后生可真英俊,心也急哟!哈哈!小花怎么不见人?”一个三十岁左右与小菜年纪相仿的男人关切地问。

“她可能怕丑呗!”小菜说完已与那汉子擦肩而过了。小花的心思只有小菜最清楚。唉......都是命啊......小菜不由得眼眶湿润了起来。又急忙用衣袖擦了擦双眼,长吁了一口气。不想已来到了刘支书的家门口。她正想快步跨过这座必经的大房子,可刘支书正从门口出来了。

小菜向着刘支书尴尬地笑了笑,张口想打个招呼却只动了动嘴角,什么也没说出口。戴着金边眼镜的刘支书脸色严肃地对小菜说:

“小菜,这虽说是你们的家事,但我还是要说一句,跟不跟那后生走,要小花自己愿意。啊——!”刘支书最后叹了一声长气走了。

小菜满脸羞愧地看着刘支书离去的背影,心里七上八下的难受起来。

“小菜......小菜......”小菜的脸色还没缓和下来,只见臃肿的亲姑姑迈着沉重的步子急急朝自己走过来。姑姑眉开眼笑地凑近小菜的耳边小声说:

“那男家来了一万块礼金。嘿嘿......小菜,你这次做对了!”

她见小菜不出声,就正了正衣襟提高音量说了起来:

“当年那死妹子从我家逃跑,我不知哭了多久,伤心了多久。这次她还能找到个这么体面的后生,是她的福气。只可怜了我的儿子,辛苦了几年才又娶了飞春过门。如果他现在还没娶,我定是不放过那死妹子。”说完一脸的怒气。

小菜被姑姑说得脸一阵青一阵白。最后只好说:

“姑姑,过去的事就算了,小花跑了之后被人拐卖到河南,这么多年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这一次写信骗她回来这样,她还不怎么愿意的。那一万块的礼金到时您就拿五千吧!算是给您的补偿。”

姑姑听完小菜这样说浮肿的双眼顿时眯成了一条线。

就在这时,忽然传来了噼噼啪啪的爆竹声。

小菜看到自家门口升起的烟雾,心里暗叫,难道男家急了在催小花出门了?她忙拉着喜晕晕的姑姑急急往前走。快到家门口了,她和姑姑看到自家门口围满了乡亲邻里好不热闹。

小菜的心不由得被这种久违了的喜庆渲染出自豪来——多亏了自己的妙计,妹妹才有了这么好的归宿,在九泉之下的父亲也该瞑目了。

她终于露出了今天难得一见的笑容。于是她高昂起头在人群中找寻着妹妹的身影,当人群稍稍移动的间隙,小菜却大惊失色地嚎嚎大哭起来.....

人群的空隙中,一个身材姣好的红衣女子与一个满身尘土、远道而来的男青年正紧抱着头在小声地哽咽着......

那男子的右手里,捏着一张四五岁小女孩天真烂漫的微笑的照片......

烤漆橱柜门
不锈钢方棒图片
润丰聚尚图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