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山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鸿元至尊第23章小白虎化形

发布时间:2020-05-22 08:22:40 编辑:笔名

鸿元至尊 第23章小白虎化形

董一刀很忙,他要在动乱前把村里的人都迁移到这里,所以就没工夫陪张显,于是张显自己溜达出来,并且把凼叔他们这些尾巴打发去帮忙,来到没人处,张显急忙施展纵云术直奔北山。

“恩,真有些踏云飞纵的感觉了。”张显不由感叹这种纵云术轻功。

纵云术分五重,第一重就是轻身术,什么草上飞纵跃第二重踏空行走,可借助飞叶气旋等延长踏空时间,数速度翻一翻,第三重如风似电。第四重缩地成寸御空飞行,第五重,腾云驾雾无所不能,成为大罗金仙境界的术法。

张显有四大绝技,‘纵云术’,‘剑指神功’,‘猿公剑术’和自创的‘东昕擒跌手’,如果算上勇士张显的武技,‘酒转神功’‘穿云箭术’和张家秘传十八式矛法,算是七大绝技了。

张显修炼最早的当属纵云术,自从被慈航收留拜师就开始修炼。

张显就像突然得到一个好玩具的孩子,兴奋不亦的在山坡树林中飞纵玩耍,等兴趣一过,忽然想起来他这次到北山是找小白虎的,急忙收敛心神向北山顶飞奔而去。

一个时辰左右张显才气喘吁吁的来到快到山顶一处断崖下。

“呼”仰头看了一眼二十几丈高矮的断崖,在断崖中间隐隐约约有一山洞口:“没事跑那搭窝,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还真是”

这北山虽然不是都灵山脉最高的山峰,但是张显用了一个时辰的时间来到这还不算主峰的地方,看来这北山还真是不是一般的高,虽然张显在这一个时辰里戏玩了一会,但是凭着他那身法,这时间也够长的了,如果是凼叔他们,怕是要大半天的时间才能到峰顶,还得说拼命攀爬。

“呼还挺难上去。”张显观察了一下,断崖上光秃秃的,也不知道小白虎来回怎么走的:“要不让黄龙出来背上去?恩还是算了,还不让那小家伙笑话死。”

也不知道谁是小家伙!(画外音)歇了一会张显摇头苦笑,为了那个该死的自尊心,只好苦命的攀爬了。

提心吊胆差不多耗干了元气,一身臭汗的张显终于来到虎窝,探头向洞里看去,小白虎打着呼噜睡得正香。

“呃还打呼噜,哼住着破地,别睡毛楞了一脚踏空掉崖下去。”张显抹了把汗嘟囔道。

“吼”

“呃”一声震耳的虎啸,一股腥风,一支硕大虎头再加一对蒲扇大虎爪,霎间出现在张显眼前,骇的他往后急退,可是随之踏空身体下坠,把他惊出了一身冷汗,双手胡乱抓挠,手里终于抓住了实物,还没等他高兴,就感觉身体被剧烈拉扯飞腾起来。

“砰噗通哎呦”张显感觉撞到石壁上,又跌落在地上,连撞带摔浑身像散了架子似的痛,忍痛爬起来眼前全是闪耀的小星星。

“该死的暴力女。”

“吼”

“啊”

眼见小白虎又要发飙,张显赶紧把黄龙熬成叫了出来。

“打住说正事”张显躲到熬成身后心有余悸的摆手道。

张显见熬成双肩抖动,不由气恼:“想笑就笑,憋着多难受。”

“哈哈哈”熬成终于憋不住拍腿大笑不止,把小白虎笑的不好意思起来,张显撇着嘴一条条黑线在他脑门闪现。

“成伯,笑够了么,笑够了就告诉我来这干嘛,我可不想在”后面话张显见小白虎虎眉皱起来赶紧咽了回去。

“哈哈你说你们哈哈好好”见张显脸都黑了,熬成狠劲搓了几把脸,才忍住笑心道;“一对小家伙太有趣了。”

“公子,灵儿也快化形了,可她从没出过都灵山,而且还是个不太懂事,心灵单纯的孩子,老奴啊就是想求公子帮帮灵儿。”

“我帮她?她那么拽那么厉害我能帮她什么?”张显撇撇嘴,白灵却给他一对大白眼。

“呵呵我知道公子让着她,我这有枚化形丹,原本不想给她用,让她巩固化灵境后进入化形境再给她,但是现在有公子帮忙,又开启龙域,化形后让她进龙域,有浓厚龙气助她巩固化形,好让她早些随公子俗世历练。”

“这样啊”本来想刁难一下小魔女,可一见白灵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他,那意思很明显张显打了个冷颤马上点头说:“行。”

“可是白灵跟我们走了,这桃花源怎么办啊?”张显想到了正在建设中的村庄道。

“白灵说,这个不用你操心,呵呵”熬成干笑传话道。

“哎”说话间,小白虎一纵身窜出洞口,把张显吓了一跳,赶忙追到洞口去,可哪有了小白虎的踪迹:“不是掉下去了吧?”

“龙行云虎行风,化灵期的白虎聚灵气可行风,这是她们的天赋,这么高的对她来说不算什么。”

“她干什么去了?”

“她说去交代被她揍得半死的小豹子黑桑替她守护下面的村子。”

“可怜的小豹子。”

“灵兽类就是这样,强者为尊,只有在殊死搏斗中活下来才能在这片老林中生存下去,小豹子虽然被白灵差点杀死,但是也被白灵看重,毕竟小豹子实力很强。”

“那他不记仇。”

“不会的,他们出生后能捕食就被父母赶出家,要想活下来就得靠自己拼搏,他们没有仇恨,只有比谁最强。”

在等白灵这段时间黄龙给张显讲了很多白灵的事迹,只是没有提及白灵的父亲,只是说白灵母亲去了西大陆。

“成伯,白灵父亲?”

“唉那一战陨落了。”

熬成不知是指封神那一战还是?不过熬成好像不愿提及往事,张显也没再追问,于是转移话题。

“成伯,你是说,这几千年来你一直没有恢复,就是这里没有龙脉的原因?”

“恩?哦,也不能说没有,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发现,没有浓厚的龙气我的伤势很难恢复。”

“哦,现在呢?”

“现在好了,在龙域里,浓郁的龙气让我恢复很快,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恢复。”

“哦,让白灵进龙域里化形不是更好么?”

“呵呵白灵不适合吸食过多的龙气,那样对她有害无利,这都灵山脉灵气非常充足,对化形期的白灵有好处,但是化形后就作用不大了,因为白灵境界不到,靠丹药化形,所以形体不稳固,我让她化形后到龙域,就是想靠龙气为她粹体,因为强行化形会给她带来后遗症,境界跌落,。

“哦,那为什么还要强行化形?”

“这不是遇到公子了吗,白灵强行化形有弊端,但是化形后可以修炼你的本源法诀,这毕竟是造化玉碟上的是本源之道,可比那妖术强的没法比。”

白灵回来后,张显也没再和她斗气,想到以后有个魔女在身边,可也让他暗暗头痛,因见白灵就那几招扑咬功夫,张显在白灵消化服用化形丹时,教了白灵五形拳和一套飘渺剑术,并把本源法诀传授给她,这种玄之又玄的道家本源法诀,张显也不怕泄露,没有超凡的悟性,你根本就理会不了,就像同在一个教室听同一个老师讲课,有的人很快就听明白理解了老师的讲义,而有的人手把手教也不明白一样,张显曾经把这法诀筑基部分讲给他那一百位护卫,也就为数不多的几人领悟浅肤部分。

过了一个时辰,化灵丹开始起效应,见白灵点头,张显和熬成顿时紧张起来,他俩可不敢有丝毫大意,盯着白灵进化,如有异状,好及时出手相助。

到了日落时分,张显悠悠哉下了山。

回到住处,凼叔见张显流露出一抹邪笑,甚是怪异。

“公子,你怎么了?”

“啊什么怎么了?”

张显回过神来。

“噢怪了事,以前公子都是板着脸,受伤后性情大变也不知道”凼叔嘟嘟囔囔摇着头。

“凼叔,我饿了。”听到凼叔质疑话的,张显故意板起脸道。

“啊哦饿了”凼叔对张显忽然变脸弄的直挠头:“公子莫非去会姑娘去了,刚才还一脸的淫笑,转眼就就变了,还真会装像。”。

凼叔念叨着声音很小,张显没明白他的话。

张显这几天神神秘秘的,特别昨晚上篝火晚会上,张显忽然来了兴趣,和几个猎手一起,同村姑疯玩了半夜,早上起来把护卫甩掉,包括他这个贴身护卫也不让跟着,自己偷跑了,以为公子和村姑约会去了,这就让凼叔起了疑心,其实也不怪凼叔起疑心,张显刚才可是地地道道的淫笑,粗心大意的人要是变细心了,那就是所说的有点钻牛角尖了。

“凼叔,你这是怎么了?说什么呢?”张显发现了凼叔异常。

“啊!哦,公子,你这岁数也该娶亲了生子了,但是和那些村姑逢场作戏,凼叔不能管你,但是不能动真情啊”

“公子啊取了村姑有辱”

“听叔的话没错村姑有了孩子名分上”

“”

“噗通天啊哪跟哪呀”张显一头栽倒,凼叔忽然神经了。

凼叔虽然粗犷,但是他追随张显父亲后忠心耿耿,凼叔对张显像自己子侄一般,张显对凼叔的感情比他对生父感情还深厚,他知道凼叔唠叨都是为他好,可是这根本哪也挨不到哪的八卦,还真就难为他了,没法解释。

“凼叔,我饿了。”张显没办法,从地上爬起来趴着凼叔耳朵边喊道,他也的确是饿了。

“哦我这就去给公子准备。”凼叔回过神来,定定的看了张显一会,一跺脚好像下了决心决定了一件重要的事,这让张显有种不祥预感,凼叔从张显身边穿过,嘴里还在神神叨叨的:“恩,回顺义城找张老怪把这事说定了,不能拖了恩”

张老怪是张显的叔爷,因为脾气怪异,不招人待见,但是这个人却是性情直爽,膝下无子嗣,把张显当自己的孙子一般,张显的一身武艺,除了张显父亲传授以外,大部分都是张老怪手把手教授的,张显有些明白凼叔的意思了,看着他背影苦笑摇头。

被凼叔误会,其实都源于张显成功报复白灵的兴奋中,而且还是极其香艳的报复。

白灵化形成功,可是处在极具危险化形行过程中的白灵,却不知道春光外泄。

“啊淫贼”

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尖叫声在白虎洞响起,那真是惊得天昏地暗,鸟突兽奔,流着鼻血的张显惊得一下回过神来,急忙把要把他剜眼碎尸喂狗的白灵和黄龙收回到龙域中。

无锡治疗癫痫病费用
云南治疗牛皮癣费用
湛江男科专科医院
鞍山治疗白癫风医院
巢湖治疗白斑的医院
荆门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新余白癜风
六盘水白癜风好的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