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山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一九三八年武汉会战爆发后

发布时间:2020-05-22 09:26:50 编辑:笔名
摘要:一九三八年武汉会战爆发后,日军占领武汉,更有汉奸败类为虎作伥,肆意残害抗日爱国人士。大汉奸雷寿荣在日本特务头子池上和茂川的指使下,四处缉拿武汉抗日志士…… 【剧情】
(片头)
(音乐响起)(字幕)
(渐进)
(序幕)
人物:众日军士兵、众中国战俘;
(音乐紧张)
(资料镜头:武汉战场上,双方激战,日军疯狂进攻,中国军队顽强抵抗)
(音乐渐弱)
(渐黑)
(白天,民国时期的武汉)
(字幕:一九三八年十月,武汉会战结束,日军占领武汉三镇)
(大街上:残垣断壁,冒着黑烟,很多血迹)
多辆日军汽车满载着士兵驶过,架着机枪,刺刀闪亮;
一队日军士兵押着许多中国战俘走过;
中国战俘受伤(血迹斑斑)相互搀扶着,走的很慢;
日军士兵对中国战俘用枪托砸,用脚踹,咒骂:八嘎、死啦死啦的!

第一场:白天,小巷内
人物:雷寿荣、郑宝来、丁海强、方大刚、众队员、众汉奸特务;
(小巷内:纵横交错)
众汉奸特务端着枪,一边搜索,一边前进;
(后面)雷寿荣举着枪:都给我盯紧了,一个也不许放过。
特务甲靠近:雷爷,前面可能有埋伏,上次就是在这儿碰的钉子,损失了好几个弟兄,咱们还是小心点吧。
雷寿荣:混蛋,损失几个人算什么,抓不到那些抗战分子,皇军全都得让咱们掉脑袋,快给老子搜,抓住了有赏。
特务甲点头哈腰:是,是,雷爷。(转身离去);
众特务继续(畏畏缩缩)前进,搜索;
(特写)墙缝里,一颗手雷滚出,咕噜打转;
特务甲(惊骇):啊,手、手……(转身跑)
(轰,手雷爆炸,火光)
几个特务惨叫,倒下(鲜血淋漓);
雷寿荣、众特务(惊骇)连滚带爬,躲避;

(隐蔽处)郑宝来、丁海强、方大刚等众队员,瞄准众特务开枪,呯、呯……
(枪声、子弹纷飞)
几个特务中弹,惨叫倒下;
众特务急忙隐蔽,开枪还击,呯、呯……
(角落)雷寿荣蜷缩,嚎叫:打、给老子打,全部打死。
(双方激战片刻)
几名队员中弹,鲜血四溅;

第二场:白天,小巷内
人物:雷寿荣、郑宝来、丁海强、方大刚、唐新、宋岳、众队员、几名军统特工、众汉奸特务、众日军;
(远处:许多日军端着刺刀,跑近)
郑宝来挥手:撤!(转身离去);
丁海强转身迅速离去;
众人跟随,扶着伤员(迅速)离去;
雷寿荣(嚎叫):他们跑了,给老子追;
众特务一边开枪,一边追赶;
丁海强挥手发出飞镖,嗖、嗖……
两个汉奸特务(中镖)惨叫、倒下;
方大刚举起双枪,对众特务连续射击,呯、呯……
多个特务中弹,惨叫倒下;
其它特务急忙躲闪;
方大刚扔出手雷;
(轰,爆炸)
多个特务惨叫,倒下(血肉横飞);
方大刚转身(迅速)离去;
雷寿荣对众特务拳打脚踢:奶奶的,快给老子追;
众特务跌跌撞撞,追赶而去;
(暗处:唐新、宋岳、几名军统特工隐蔽窥视)

第三场:夜晚,军统武汉区(洞庭街立兴大楼)
人物:唐新、宋岳、众军统特工;
(夜晚)(军统武汉区:洞庭街立兴大楼)
(楼道内:多名军统特工把守,向外瞭望)
(室内:昏暗)
唐新、宋岳、几名军统特工,围坐;
宋岳:诸位,根据近期我们了解的情况看来呢,敌人防范的实在很严密,我们要想具体实施行动,会存在很大障碍,不知诸位有何良策呢?
(众人互相看看)
唐新:要说雷寿荣这个大汉奸,实在是罪不可赦,多少爱国人士都死在了他手里。可单凭我们军统在武汉的力量,的确不能与他们直接抗衡,就算有地下抗日别动队的配合,实力还是有很大悬殊,所以要想尽快铲除他,就一定要找到最可靠之人,替我们出头才能见效。
军统特工甲:哎,对了,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雷寿荣曾经在天津国际饭店,遭人刺杀,虽然侥幸逃命,但也不敢久留,所以才会跑回老家来的。
军统特工乙:没错,据了解,那是青帮派人干的,不过我觉得没那么简单,背后一定隐藏着什么玄机,而且青帮也不会善罢甘休,可能会追踪到武汉的。
军统特工丙:那个人叫刘占魁,是青帮普安会的,不过他以前曾经是抗日义勇军的一个排长,而指使他的人叫尚旭东,这个人是普安会的负责人,不过背景似乎有些复杂。
宋岳:诸位的意思,是要利用帮会组织来配合我们的行动么?
唐新:我看倒是未尝不可,眼下应该尽量利用一切有利的条件,况且他们的目的跟我们一致,咱们完全可以大力争取一下。
宋岳点点头:嗯,道理还是说的通的,不过我们还需谨慎行事,一定要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
众人互相看,点头。
(渐黑)

第四场:白天,码头
人物:刘占魁、尚旭东、雷寿荣、众汉奸特务、众日本宪兵、
众码头工人;
(白天)(码头)
(远景:江水波涛翻滚)
轮船靠岸,汽笛响,嘟嘟……
(四周)日本宪兵端着刺刀,巡逻放哨;
众码头工人(艰难)搬运货物;
几名汉奸挥舞皮鞭抽打码头工人(啪、啪):快搬、快搬……

雷寿荣走近,四处看;
众汉奸特务跟随;
汉奸甲靠近,点头哈腰:雷爷,有什么吩咐?
雷寿荣:嗯,都给我盯紧点,别出什么岔子。
汉奸甲:是、是,雷爷放心,小的都安排好了,保管太君不会怪罪咱们的。
雷寿荣点头,转身离去;
(另一边:货场内)
刘占魁扛着箱子放下,抬胳膊抹汗(掩饰)窥视雷寿荣;
(对面:雷寿荣东张西望,走近)
刘占魁转身隐蔽,伸右手往怀里摸枪(特写:枪把);
(忽然)尚旭东一只手伸过来,摁住刘占魁;
刘占魁扭头看着尚旭东;
尚旭东摇摇头,眼神暗示周围;
刘占魁回头看看周围(许多日本宪兵,汉奸特务)右手松开枪把;
汉奸乙走近(蛮横):喂,你们两个快干活去,别想偷懒。
尚旭东(赔笑):是、是,这就去,这就去。
刘占魁瞪眼;
尚旭东拉着刘占魁:走,走,干活去,干活去。(二人离去)
汉奸乙(得意:哼)摇头晃脑,离去;

第五场:夜晚,室内
人物:刘占魁、尚旭东;
(夜晚)(室内:很简陋)
(桌上:摆着简单酒菜)
刘占魁、尚旭东,坐着喝酒;
(嘭)刘占魁用力把酒杯放在在桌上,摇头叹息:唉……
尚旭东:嗨,我说占魁啊,你也别太着急了,再等等,会有机会的。
刘占魁(愤恨):大哥,我可真是后悔呀,上次在天津没把雷寿荣给干掉,现在一直追到武汉来,可又没机会下手,你说我能不急么!
尚旭东:是呀,大哥心里也急呀,可眼下光凭咱们普安会这点力量,是不足以跟日本人抗衡的,一旦被发现了,那咱们可准死无疑。
刘占魁(气愤):大哥,你认为小弟我怕死么?
尚旭东摆手:唉,不不,兄弟呀,大哥不是这个意思。
刘占魁(愤恨):哼,想当年,雷寿荣这个狗杂种,背信弃义投靠日本鬼子,出卖了抗日义勇军,害得我们几千弟兄都惨死在小鬼子的屠刀下,这笔血海深仇,岂有不报之理,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就一定要结果了他。
尚旭东:说的对,兄弟,大哥就是欣赏你这点,才会拉你加入青帮的,但如果你白白的去送死,大哥能忍心吗?所以咱们还得多想想法子。
刘占魁:嗯,大哥说的在理,我去联系一下本地的青帮,要他们多派些人手帮助咱们。
尚旭东摆手:唉,此言差矣,兄弟呀,你要知道咱们普安会虽然也属于青帮,但却和一般的青帮组织有所不同啊。他们都是以谋利为重,求的是生财之道。而我们则是以民族大义为重,求的是惩奸除恶、为民造福,所以还应该要多加小心,才是呀。
刘占魁(疑惑):那大哥,你的意思是?
尚旭东(奸笑):嘿嘿,占魁,据我所知,武汉地下抗日别动队可有你们义勇军的人呐,你不妨从这方面想想办法,怎么样?
刘占魁拍脑袋:噢,对、对,看把我给急的,那行,我尽快找他们去。
尚旭东(奸笑):唉,这就对了。

第六场:白天,树林内
人物:刘占魁、郑宝来、丁海强、方大刚、众队员;
(白天)(树林内)
众队员(很警惕)隐蔽、观察;
(远处:刘占魁摸索着走近)
众队员躲入草丛中;
(片刻)刘占魁走近,四下寻找,学鸟叫:咕咕……
(忽然)
(背后)队员甲扑上,用布蒙住刘占魁的头;
刘占魁(啊)用力挣扎;
(左右)队员乙、丙冲出,用枪定住刘占魁:别动、别动!
刘占魁停止挣扎(气喘):你们是什么人?
队员甲用绳子捆住刘占魁。
郑宝来、丁海强、方大刚等众队员走近;
队员甲:报告队长,我们抓住个奸细。
郑宝来点头:嗯,干的不错。
众人围拢看着刘占魁(备注:刘占魁被蒙面);
郑宝来伸手扯下刘占魁头上的布;
刘占魁眯着眼睛;
郑宝来(大惊):排长!
丁海强、方大刚(惊喜):排长、排长,是排长。
刘占魁睁眼(惊喜):宝来,是你们!
(众队员不知所措)
郑宝来(急切):快松绑!
丁海强、方大刚(急忙:哎,快、快)上前,推开众队员,解开刘占魁的绳子。
刘占魁和郑宝来、丁海强、方大刚,紧紧拉手;
郑宝来(激动):排长,真的是你呀!
刘占魁点头(激动)是呀,我也没想到,还会见到你们。
丁海强(哭腔):哇,排长,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刘占魁抱住丁海强:好了、好了,海强啊,别哭、别哭,我不是好好的嘛!
郑宝来:排长,有你在,那可太好了。
方大刚(愤恨):排长,咱们要给弟兄们报仇哇!
刘占魁点头,捏拳头(坚决):对,一定要报仇,唉,你们怎么也到武汉来了?

第七场:白天,树林内
人物:刘占魁、郑宝来、丁海强、方大刚、众队员;
(周围)众队员站岗放哨;
(中间)刘占魁、郑宝来、丁海强、方大刚,围坐在石头上;
郑宝来:排长,自从队伍被打散以后,我们一直没能找到你,后来听说雷寿荣从天津跑到武汉来了,所以我们一合计,干脆把他干掉算了,所以就悄悄的到了这边,刚好碰到这些武汉会战后散落的弟兄们,于是我们就把人都聚集起来,成立了这个地下抗战别动队。
刘占魁:唉,可惜,我在天津,没能把这混蛋给干掉。
丁海强:嘿,排长,我早就猜到了,天津国际饭店的事肯定是你干的。
方大刚挥舞拳头(坚决):对,这回到了武汉,一定得要了雷寿荣的狗命。
刘占魁摆手:咱们不要操之过急,眼下雷寿荣有小鬼子给撑腰,咱们实力不够,不能跟他们硬拼,所以要先设法找到可以帮助我们的人,再一起商量对策。
郑宝来:排长,你看咱们应该找谁合适呢?
刘占魁(沉吟一下):嗯,我现在是青帮中人,所以我想找本地的帮会试试,他们人多,消息也快,或许可以帮助我们。
方大刚:那行,排长,我跟你去。
丁海强:对,我也去。
刘占魁(略犹豫):唉;
郑宝来:这样也好,他们两个陪你进去,外面再安排几个人接应,以防有什么不测,怎么样,排长?
刘占魁:好吧,事不宜迟,咱们尽快行动。

第八场:夜晚,金虎堂内
人物:刘占魁、丁海强、方大刚、段金虎、黑三、众喽啰;
(夜晚)(大堂内:灯火通明)
(悬挂巨大匾额:金虎堂)
(两边)众喽啰手持兵器站立;
(中间)段金虎面向里,背着手站立;
(旁边):站立黑三、几名保镖(外貌凶狠);
(门外)小喽啰带路,刘占魁、丁海强、方大刚跟随;
(门口)小喽啰伸手:三位请。
刘占魁、丁海强、方大刚走进门;

(大堂内)
刘占魁、丁海强、方大刚,走到段金虎背后;
刘占魁拱手:普安会刘占魁拜见段堂主。
段金虎大笑,转过身,拱手:哈哈哈,贵客临门,有失远迎啊,敢问刘爷占哪个字呀?
刘占魁:段堂主抬举了,兄弟占通字。
段金虎:香头有多高?
刘占魁:香头二丈二。
段金虎:香头有多重?
刘占魁:不是太重,二两二钱。
段金虎:身背几炉香?
刘占魁:身背二十二。
段金虎:头顶几炉香?
刘占魁:头顶二十一。
段金虎:手提几炉香?
刘占魁:手提二十三。
段金虎:打的是什么旗,过的是什么河?
刘占魁:打的是龙凤旗,过的是阴阳河。
段金虎:吃的是什么饭,烧的是什么柴?
刘占魁:吃的是百家饭,烧的是千山柴。
段金虎竖起大拇指:好,刘爷不愧为我们青帮中人,请上座(做手势)。

共 788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故事发生在一九三八年武汉会战爆发后,日军占领武汉。华夏大地满目疮痍,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在武汉日占区,更有汉奸败类为虎作伥,肆意残害抗日爱国人士,致使华夏损失了一个个英勇的抗战力量。尤其是大汉奸雷寿荣,他认贼作父,在日本特务头子池上和茂川的指使下,他狐假虎威,趾高气扬,四处缉拿武汉抗日志士。刘占魁、郑宝来、丁海强、方大刚等有志之士不畏强敌、不怕牺牲,并成立了地下抗战别动队,在敌人背后进行了一系列艰苦的斗争,可歌可泣。身为国民党军统中的人物宋岳来和行动队的商量,如何除去汉奸雷寿荣,行动队的人决定联合金虎堂的人,有组织而动。有一笔钱财作利诱,金虎堂的人有非分之心,决定单干。金虎堂的人赶到时,却发现人去楼空,是一场阴谋和骗局,决定迅速后撤,方为上计。故事构思巧妙,扣人心弦,引人入胜,人物鲜明,结构合理有序,场景清晰,好文,推荐赏阅!【编辑:箫音依依】
1 楼 文友: 2017-10-20 00:2 :00 革命者为新中国的缔造立下汗马功劳,可歌可泣。问好老师,拜读佳作。
2 楼 文友: 2017-10-20 15:52:57 抗战大剧,期待精彩继续。问候阿松郎 老师秋祺!献分推送江山首页文游上榜。 指下生花,心上无痕!西安碑林科大医院冯晓军
小儿感冒咳嗽厉害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电话
延安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辽阳白癜风
池州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广元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咸宁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