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山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辐射陈大关于陈大经的介绍

发布时间:2020-06-04 04:23:29 编辑:笔名

陈大,关于陈大经的介绍

陈大

那是我的躯壳吗?怎落得那么惨?平躺在一块门板上,盖着块破被,透过那块被,时时散着熏人的恶臭。在这酷热的夏季,倘若是白天,一定有苍蝇乱叫着,围着打转,不见许多地方已生蛆了吗?可我见不得太阳,只有在夜里才能出现,而且好像变成了气体,荡荡,六神时散时聚。倘若我硬要去入人群,总会被正气所击,被冲得四零八落,好久难以再聚。看来这个世界不需要我了,不然那么多人议论我死了。

我努力思索自己怎会变得这样,终于使眼前显现了一些故事:我曾生活在如今我想进进不去的陈家庄,名叫陈玉山,人们大都称陈大。小时候家里很穷,只能靠父亲给人家打长工保持生活。在我刚学会调皮时,母亲被瘟病夺去了。父亲因穷,再没能续娶。他对我这条根芽,十分疼爱,尽量依顺我,舍不得叫我吃一点苦。而他自己却苦死苦活拼命干,费尽了艰辛,才算把我拉扯。按理说我该很懂事,知道他的难处,尽量为他尽人子之力。可我当时鬼迷心窍,对他肆无忌惮,不但不好好干活,还对他像仇人般怨恨。就说解放以后,我们分到了土地,父亲也辛苦劳作,给我娶过了媳妇。我本该成家立业,爱妻敬老,可我不知哪来的坏脾气,常对父亲和妻子发火,有时竟对他们大打出手。老天好像有意教训我这个违逆子,我成家没几年,妻子摔下山崖跌死了,给我丢下一个三四岁的小子,这下三辈三口子,本该相依为命才对,但我好像憋一肚子怨气,我舍不得向儿子泼,只得泼向善良的父亲。

我见父亲默默忍耐,还以为他好欺负,更想发泄。我哪里明白,父亲是爱我,舍不得还手,更不愿意张扬,怕损坏我的名声,使我更不好娶了。我变本加厉行虐,使父亲悲伤和失望,这些痛苦闷在心里,加上操劳过度,不久就染上了病。可我见他行动不便,不但不问情况,还以为他故意偷懒,更应教训。当听父亲说自己有病时,我骂他是装,几十年没病,哪来的病,专门坏的叫生产队扣工分。在后来父亲上不成地时,我还逼他给自己做饭,那次寻饭的寻饭时他没做好,我归去就将他打了一顿,很快就把他弄得卧床不起了。我见他躺着呻吟,心里总窝着股无名之火,总对他咆哮。一次干活回家,见火也没生,我大骂着将父亲从炕上拉下来,说自己干一天活赡养他,他竟敢连饭也不给做,令他跪下叩头。父亲不扣,我竟用手推着他的头碰墙,行虐得老父亲泪流满面,沙哑地哭不出声。

我真不是人,村邻们如今到处议论,说当时他们对我行虐父亲掩耳不忍去听,只心里念佛,骂我不如。可我当时哪能想到这些,没多久就把父亲折磨的瘫痪在炕上了。我虽也知道他真的病了,但我没钱,有钱也不愿给他治疗,只希望他早点死去,好除个拉累。对他的不死,觉得10分裂眼,只管自己去干活,归来只和儿子做饭吃,对他几天也不瞧一下。

我这当儿子的连邻居也不如呀!邻居二婶虽年老,有时还避开我给父亲送一半碗饭,可我发现这个秘密后,竟把门给锁了,任他口渴的喊叫,也叫二婶连一点水也送不进去。那年冬季,我把父亲丢在冷窑里不给生火,冻得直发抖都当没看见。他大小便不能自料,我10天半月不打扫一次,弄得她死时屎尿沾身,臭不可闻,将浑身蚀烂。我现在好像还看到:父亲死时,浑身脓血模糊,有的地方白骨可见,不知多少天的屎沾在衣被上。他的头也被枕着的石头垫烂几处。那是一年的春天,蛆虫密密地在烂肉里聚集,使叫来给穿衣服的人都不忍心看。

是我做了丧尽天良的事了吗?怎样那些事好像现在正产生一样折磨我,甚至连当时我没法知道的那些,人们背地骂我的情形也历历在目?我还是闭眼不看吧?但许多地方的议论又清晰入耳,我听到好多人说天道好还,善恶有报;说我临死大概才明白,人人都有老时,自己年轻时讨厌老人,到头来也有被讨厌之时;说我折磨死父亲,自己也没得到好下场…脆掩住耳朵不听,但我感觉到自己浑身被父亲所罩,我无论如何也摆不脱这股无所不在的威力,这股威力忽然化作我儿媳妇横在我眼前,因而我又苏醒地看到另一个故事了:消息面:研究机构Safras称

我给儿子娶过媳妇后,在家中的地位也是每况愈下。儿媳过门没一年就嫌我乱发脾气。招人讨厌,要求分家,我说又没有弟兄,分什么家,我挣下也是他们的,连生鲜配送要求高累也得连累他们,但她怎样也不行,说不分她就离婚。我拗不过,只得将他们另出去自己一个人过,头几年我还能自己种地过日子,后来觉得自己一天地里劳碌,回来还要做饭,实在麻烦。不如把地叫儿子们种上,自己帮他们干,只要归来吃口儿成熟饭就行了;倘若不给自己做饭,把口粮给来,自己不干活光做饭吃更好。但我想得太好了。儿媳不愿让我同他们一起吃饭,叫儿子一天给我二合米,叫自己做。我还需要副食呀,我还需要其它主粮呀!我试寻搜的替他们务役庄稼看能否吃到饭,但不但吃不到,儿媳还好像讨厌似的。我实在偷鸡不着蚀把米,失了地反而连口粮也遭到了限制了。

我的饭量还不轻,一天没副食哪能行?不能不开口要,但要得次数多了,儿媳就出口了,说一天给我的粮够他们一家子吃,还不住要。我实在受不了这窝囊气,不时就怨骂,儿媳虽不当面对骂,但对我更冷漠了。近两年儿子觉应当作点生意挣点钱,便去跑乡做小买卖,儿子走后,我跟儿媳要甚么就更不方便了。我见不好要,就自己去拿,弄了几次,儿媳像防贼似的,一走就门锁了。我看下不行,决定豁出去干,头几天等到儿媳归家时,我去专门闹,骂着叫她给粮给菜,儿媳被我骂怒了,不但不给,还大骂出口,我一时气急,拿了把扫帚去打儿媳,但年老脚腿不便又饿着,哪里是儿媳的对手,没几下就被她夺了扫帚,拉倒在地。我气不过,便去寻了剧毒农药喝了。喝下去肚子疼得受不了,哭闹着叫人往医院送。儿媳见我真的喝了农药,也有些怕,叫村邻送我去医院,但还未到医院,我就脱离了那具躯壳,飘在空中。我看到人们将我的躯壳拉归,放在门板上,丢在那里。当时棺木和老衣都不便宜,儿子又不在家,儿媳不知如何是好,只说等儿子回来再做安排了。

已几天过去了,我实在不忍心看着自己的躯壳变腐变臭,但我怎样也到不了尸体上,看见那苍蝇嬉戏,蛆虫撒欢,过往行人掩鼻闭眼,恶心欲逃的可怕情形,我是无法阻挠的。我曾飞到儿子所在地,希望给儿子叫他早点回来,但我找到他,不仅靠不近,而且无论如何呐喊,儿子根本没法听到,他白天无所事事地挨门逐户叫卖,夜间则宿在有保护的家中,使我无法接近,我纵对这种处境,痛在心上,也无能为力。而且父亲的形象,也不时来烧烤我罪行的灵魂。我这天谴的大约注定在劫难逃,谁让我作那么大的孽呢?我荡荡到处碰壁,哪里是归属呀?大约那可怕的地狱之门,正向我敞开着。

可我忽然发现,凡世间毒雾弥漫,金钱色利秽气冲天,崇拜我的宠儿们层见叠出。有的甚至变本加厉,比我有过之而无不及,多数人只认识权利、金钱、情人、孩子,巴不得把辛辛苦苦养育自己的父母榨干吸尽,最后踩入地缝去。这些弃老国的优秀臣民们,大约不落入十八层地狱,是决不会反省的。他们为所欲为时,和我一样,决不会想到报应的。我不孤独,因为我有许多孝子贤孙了,他们正吸取我的腐肉毒汁,准备发扬光大。我的善男信女们,来吧,我有替死鬼了!

延伸 · 推荐

陈大章国画展演绎图画国手

北京商报讯 ( 隋永刚)“图画国手·艺德双馨—陈大章国画作品展”于近日在华夏珍宝博物馆开幕。展览展出了国画陈大章先生遗作百余幅,囊括了山水、梅花、人物等题材,均为画家在各个阶段的精品之作。北京市原...

.special_tag_wrap{clear:both;padding-top:40px;} .special_tag{padding:0 0 23px;border-top:1px solid #ddd;border-bottom:1px solid #ddd;} .special_tag a,.special_tag a:visited{color:#0f6b99;text-decoration:underline;} .special_tag_ttl{position:relative;top:-12px;float:left;padding:0 10px 0 0;background:#fff;font:18px/20px 微软雅黑;} .special_tag_cnt{clear:both;color:#888;font:16px/30px 微软雅黑;} .special_tag_tj .special_tag_ttl{color:#f33;} .special_tag_bk .special_tag_ttl{color:#1d87e4;} .special_tag_bj .special_tag_ttl{color:#96369f;} .special_tag_hg .special_tag_ttl{color:#f68b2d;} .special_tag_gd .special_tag_ttl{color:#09aa46;}

皮肤瘙痒剧烈时如何缓解
手上灰指甲的治疗方法
能够杀菌敛汗的药物
用亮甲多久能长出新指甲
友情链接